Incredible Trip in Nepal (梦幻之旅——尼泊尔)

 

Life is a great sunrise. I do not see why death should not be an even greater one.

Life is a great sunrise. I do not see why death should not be an even greater one.

尼泊尔这个国家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进入到我的视野,已经不得而知。我所知道的是,冥冥中有一种强烈的吸引,召唤我亲近它,走进它。 也许因为它是世界高峰的聚集地?也许因为它拥有佛祖诞生的圣地?也许是被它多元的宗教文化所吸引?抑或是向往那一砖一瓦雕刻的艺术魅力。。。。。。总之,尼泊尔悄悄藏在了我的心里。

当“阳光周末、快乐山友”队组织尼泊尔徒步ABC活动时,尽管怀有对高原徒步的一丝担忧,但仍然义无反顾地报了名。因为,心告诉我,去吧,你别无选择。。。。。。
  初抵
2017年3月2日当地时间中午1点钟,我们一行10名山友降落在加德满都机场。清凉和Kisan早已等候在那里,将明艳的黄色金盏花环佩戴在了风尘仆仆的远方来客的颈项。绚丽的花环瞬间点亮了我们的眼眸,长途的疲惫似乎也被浓淡相宜的花香驱散掉了。就这样,我们伴着花香,感受着尼泊尔的热情,开始了梦幻的尼泊尔之旅。
Warm welcome in TIA by Mount Face Nepal

Warm welcome in TIA by Mount Face Nepal

 

第一站就直奔奇特旺而去,因此车子沿着加德满都郊外行驶。狭窄的马路上拥塞了各色车辆,自行车、人力车、摩托车、汽车以及马车等混杂在一起,看上去杂乱无章,但竟也安然无恙。迎面而来的大卡车上,都喷涂着各种各样的彩色图案,让见惯了千篇一律车辆外观的我顿觉新奇。道路两侧的建筑新旧并存,既有外观较好的新建楼房,也有低矮逼仄的旧式古屋,还间或着破烂的铁皮窝棚。几个月的旱季,让路上的尘土无处释放,恣意地随着车辆碾压而漫天飞扬。我默默地观察着这个城市,知道这是加德满都的一个真实的侧影,但我同时也很清楚,一个城市是立体的,多元的,尤其是像加德满都这样的历史文化遗产聚集地,在全面了解它之前,不要轻易地给它贴上任何标签。
估计司机师傅是想避开拥堵的马路,他选择将车子开进了乡间小路。崎岖不平而又狭窄局促的土路上,车子有时要攀爬,有时需俯冲,还要不时地与迎面而来的车辆交错,实在是考验车技啊!但这个选择却也给了我们不同的观察视角。田野里随处可见矗立的砖塔、砖窑,可见砖这种传统材料依然是当地建筑的主力军;地势的起伏让远处的建筑看上去都似乎依山错落而成,多彩的外观将山间点缀出了别样的风景;不时看到有袅袅的烟雾升起,也许是炊烟,也许是煨桑。。。。。。
乡间的小路终是难行,几经掉头后,重回大路。这是唯一的一条大路,路况本身的有限条件以及洪大车流的共同结果是,二百多公里的距离行驶了9个小时,就在浑身的骨头散架之前,我们终于抵达了奇特旺的酒店。
(二) 奇特旺国家公园
Rapti river showing its calmness

Rapti river showing its calmness

早晨在一片低回清脆的鸟鸣声中自然醒来!昨晚没有时间端详的小院花草繁茂,安静怡人。隔不多远就有一个茅草亭子供客人小憩,天然的气息扑面而来。今天我们将前往奇特旺国家公园,一探秘境!
迎着晨起的薄雾,山友们登上了宽窄仅容一人的独木舟,顺序而坐,开始向着国家公园的腹地进发!不甚宽阔的拉普梯河时而舒缓,时而湍急。独木舟在船头、船尾两位撑篙人的掌控下轻盈前行。浓密的水草在碧绿的水面下清澈可鉴,一簇簇不知名的水生植物随着水流的方向聚集、漂浮着。岸边茂盛的原始森林绿意葱茏,盛开在挺拔高耸的木棉树上的花朵如同骄傲的公主,一袭红妆,夺人眼目。耳边不时传来婉转动听的鸟鸣声,让静谧的原始丛林更添几分幽静。
Comfortable typical lodge in Chitwan

Comfortable typical lodge in Chitwan

泛舟中最为期待的是独角犀牛,它是奇特旺国家公园独有的珍贵物种,只存在于世界上极少数几个地方。此行能否有缘得见大家心里也没有把握。突然,一头独角犀牛出现在距我们较远的右前方岸边!独角犀牛!它纯黑色的皮肤看上去有些粗糙,体态笨拙硕大,最为独特的是头上仅有一只角!我们的运气真是不错!随后我们又一一邂逅了躺在石头上晒日光浴的长吻鳄,高傲冷艳的孔雀, 优雅斯文的白鹭以及不知名的蓝色翠鸟。。。。。。保护完好的原始生态环境给我们带来了一次又一次的惊喜!
Our team member in chitwan for group picture

Our team member in chitwan for group picture

随着独木舟的不断深入,公园内各种鸟类的合奏鸣唱愈加令人沉醉。我情不自禁地闭上眼睛,静静地聆听着属于大自然的天籁之音。。。。。。在凡尘俗世中沉浮,心,有时难免沉重。适时地回归自然,在纯净的大自然中放空思绪,放飞心灵不失为让心减负的好办法。因为心如果沉重,举轻也是若重;而心轻盈了,举重亦可若轻。。。。。。
泛舟结束后,我们跟随当地向导开始了丛林徒步。
Elephant bathing in Chitwan.

Elephant bathing in Chitwan.

大家轻手蹑脚地走过,尽量不发出声音,唯恐惊动了这里的主人。路遇到一堆白骨,可以想象这里曾发生过惨烈的丛林战争,自然界的丛林法则奏效的地方恰恰说明生态环境是良好的。奇特旺国家公园原是皇家狩猎区,自从被辟为国家公园后各种珍禽异兽纷纷在此安家。据说这里拥有50多种哺乳动物,400多种鸟类。衷心希望这里一直都是它们安居乐业的家园!
奇特旺国家公园,在纯粹自然的怀抱中为之沉醉。。。。。。
(三)圣地蓝毗尼
Sunrise in Lumbini ( Birth place of Lord Buddha)

Sunrise in Lumbini ( Birth place of Lord Buddha)

作为释迦摩尼佛祖的诞生地,蓝毗尼是佛教的四大圣地之一。它在聚集着世界上的佛教信徒前来朝拜的同时,也吸引着无数普通游客前来一表崇敬之情。蓝毗尼位于尼泊尔西南与印度交界处,当夕阳坠落天边,最后一丝晚霞消逝之际,我们来到了这个向往已久的地方。
Group meditation at Maya Devi Temple in Lumbini

Group meditation at Maya Devi Temple in Lumbini

除摩耶夫人祠外,目前蓝毗尼已形成了包括中华寺、德国寺、泰国寺等多个国家捐资修建的寺庙在内的佛教保护区,以大乘、小乘佛教之别分为东西两院,因此值得一去的地方很多。为了最大程度地游览,部分山友决定选择骑行,部分山友则选择了乘坐人力三轮车。
3月4号,天刚蒙蒙亮,山友们就精神抖擞地出发了!没走多远,即来到了有“世界最萌Buddha”之称的佛祖像前。只见孩童面庞的佛祖高高站立在莲花台之上,通体金身闪耀着熠熠的光芒。右手指天,左手指地,看上去既纯真无邪,又令人臣服。我们纷纷与之合影留念,感受最萌Buddha的独特魅力。
Monastry in Lumbini

Monastry in Lumbini

世界和平塔也是园区内的必去之地。该塔系日本佛教徒捐资修建,由大理石构造而成,塔身洁白,外表庄严肃穆。据说修建该塔的日本和尚后来被反佛教人士杀害了,就埋葬在塔基的附近。这个故事让参观白塔的心情增添了一丝悲壮。白塔下遇到了一群可爱的异国少女们,大家开心地合影,毫无异域介怀,恰为修建该塔的初衷增添了最好的注脚。脱掉鞋子,安静地走上白塔,怀揣着一份虔诚与敬畏,逐层绕塔三周后,方才离去。
摩耶夫人祠无疑是今天游览的重中之重。园区内,可见白色方型两层的摩耶夫人庙,庙外矗立着著名的阿育王石柱。石柱上有古老的波罗蜜文字铭刻着的阿育王亲笔敕文。当年中土大唐玄奘法师也曾来到此地朝圣。进入庙内,由四方围栏将当年佛祖诞生地的建筑遗迹围起,供后人瞻仰。经过几千年的岁月侵蚀,虽仅剩废墟,仍是神圣无比。大家依次绕着围栏缓缓前行,接过工作人员递给的金纸,排队等候给佛祖贴金。
从庙内出来后,直接来到享誉盛名的菩提树下。一棵至少有上千年历史的菩提树枝繁叶茂,树影婆娑,五色经幡从四面八方悬挂布满了树身、枝头。一侧的树下几十名僧众正在高声诵经,虽听不懂,但声声入耳,径自欢喜。在树下一名僧人处求得三炷香,从菩提树洞内取圣火点燃,默默许下心愿与祝福,再将三炷香插入香炉内。沿着古老神圣的菩提树顺时针绕行,心头充溢着莫名的感动。自释迦摩尼佛祖创建佛教以来,佛教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在不同的国度也都经历过起落兴衰,甚至残酷的灭佛运动。但无论如何,倡导人性之善的佛教跨越了时空,历久弥新,薪火传承。今天我们有幸来到了佛祖的诞生地,该是多么殊胜的经历!
和其他僧众一样,我也在菩提树下盘腿打坐,双手合十,闭目祈祷。袅袅梵音里,强大气场中,感觉心灵得到了净化与升华。。。。。。
Original beauty of Nature

Original beauty of Nature

此次在蓝毗尼我们入住的Sakya Guest house酒店,给我们留下了相当好的印象。不仅是酒店的设施齐全,房屋干净整洁,居住舒适;而且酒店本身就是藏传佛教寺庙的外观,早晚都能听到僧人的诵经声,十分契合身在蓝毗尼的心境。当我们就要离开Sakya Guest house酒店时,更是体会到了因缘际会的神奇。经由新结识的酒店朋友Ramesh的引荐,住在该酒店的以色列上师为我们的佛珠诵经加持,那一幕相信已深深铭刻在了现场每一位山友的脑海中。
难忘菩提树,难忘蓝毗尼,难忘蓝毗尼的朋友与经历。
(四)徒步ABC
Group picture at MBC but I missed!!!

Group picture at MBC but I missed!!!

告别蓝毗尼,奔赴博卡拉。
3月5日是我们开始徒步ABC的日子。昨晚入住的房间位于酒店的顶层,早晨拉开窗帘,一排雪山齐刷刷地映入了眼帘。我赶紧来到观景阳台上,用相机和眼睛饱览着雪山的风采。那一座座心目中神圣不可侵犯的雪峰,此刻感觉是那么近,那么暖。特别是尼泊尔的象征——鱼尾峰,身姿尽显,在天边耸立着,落落大方地任我仰望,任我膜拜。此时朝阳的光辉洒下,又给洁白的雪山罩上了金色的衣裳。我简直不敢相信很多人可遇不可求的日照金山又呈现在我的眼前!此时此刻,除了感恩上苍眷顾,再无奢念!
Great things are done when men and mountains meet.

Great things are done when men and mountains meet.

经过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大约9点钟,我们来到了进山口–Nayapul。在这里,初次见到了我们此次徒步的向导与四名背夫。都是年轻英俊的尼泊尔当地小伙子!只见他们娴熟地把散乱的行李、背包、睡袋等先各自整理好,然后用绳子将其捆绑在一起。最后又用一条较宽的白色绑带与行李连接!原来是由于行李过重,要用头顶住绑带,以分散重量,帮助行走!看着他们偏瘦的身材和稚嫩的面容,我暗暗责备自己带的东西太多。接下来,我们将依靠他们的帮助来完成行程。
开始徒步了!沿着山间小路行走,眼睛被绿色充盈着。喜马拉雅山脉南麓的植被品种丰富,山体覆盖相当良好。从匍匐地面上的蕨类,到高耸入云的乔木,都是那么郁郁葱葱,蓬蓬勃勃。如此浓密的植被将提供丰富的负氧离子,对大家减轻高反起到积极的作用。一条不知名的河水在山谷间奔涌流淌,应是雪山融化汇流而成。蓝绿色的水看上去清澈透亮,但想必也是清冽冰凉的。我们听着滔滔的水流声,沿着山间小路和台阶不断地上升、下降、再上升、再下降。徒步路上迎面遇到的人们,无论是当地身负重荷的背夫,还是同样的徒步客,都主动致以问候Namaste,让我们时时感觉到善意和友好。隔大约1、2个小时的路程就有一个客栈供客人休息住宿,干净整洁,设施齐全,难怪这条线路被称为世界上经典成熟的徒步线路之一。当感觉特别疲惫时,我们也会坐下来,点杯奶茶或者咖啡,补充能量。
晚上到客栈后,终于可以放松休息,向导和背夫们却仍然在厨房里忙碌,为大家准备晚餐。直到保证我们吃好后,他们才开始进餐。白天繁重的工作并没有压倒这些快乐的小伙子们,晚上一有机会他们就唱歌跳舞,尽情欢乐!看着他们脸上洋溢着由衷的幸福与快乐,我不禁被深深地打动。。。。。。
几天来,迎着盛放的高山杜鹃我们行走,眺望着天边的鱼尾峰我们行走,欣赏着层层梯田的壮美我们行走,穿梭于绿野仙踪般秘境我们行走,惊喜于猕猴出没时我们行走。。。。。。当我行走时,我想到了很多;当我行走时,我放空了自我。我们行走,行走,再行走。。。。。。行走,成为了一种信仰;行走,凝结成一种力量。此刻,巍巍的喜马拉雅山是我们行走途中无言的见证。但我知道,当我走过,一切都已不同。
In the presence of eternity, the mountains are as transient as the clouds.

In the presence of eternity, the mountains are as transient as the clouds.

行走到Bamboo时,一场山雨突然而至。等我们赶到当天住宿的客栈Dovan时,雨势骤然加大。大家心里不免有些担忧:“明天就是大家准备冲顶ABC的日子,天气的好坏可是至关重要的!”晚餐时,Kisan给大家讲了前方的路况。据ABC传来的消息,上面已下大雪,积雪没膝,路滑难行。前往MBC(鱼尾峰大本营)的路上有一段也是异常危险,时常有雪崩发生。鉴于如此天气,为确保安全,队长决定调整原计划,将登顶MBC作为全队目标!
山里的天气变幻莫测,但总体来讲,上午晴好,下午阴雨。次日醒来,天气尚可,大家迅速吃完早餐,收拾停当,向目标挺进!刚起步,我就感觉不太舒服,步履有些沉重。而且似乎有感冒症状,不停地流鼻涕,脸也感觉烧得厉害。鉴于状态不佳,再加上对雪的惧怕,到达海拔2900米的喜马拉雅客栈后,我决定不再前行。虽然由于我的放弃会让队伍全体登顶的计划付之东流,但为了自身的安全,也为了对队伍负责,我还是坚决地止步了。其余的山友们继续向前进发,我则留在喜马拉雅客栈等待他们第二天胜利凯旋。
徒步的快节奏和高强度因为我的放弃而嘎然中止,取而代之的是一天轻松休闲的山上时光。此时喜马拉雅客栈只有我和另外一位新西兰大叔,我们自然而然地攀谈起来。他已经是第二次来尼泊尔,这次也是准备登上ABC。听说天气不好,在此休息等待。当得知我放弃了前行,他表示了深深的理解,说我们应该听从心的声音。感谢他的理解!
下午三点左右,外面开始下雪。我不禁有些为前方的山友们担心。但估计此刻大家应该已经到达MBC了,才又放下心来。山上没有信号,和外界处于失联状态。由于怕给背夫增加重量,我带的书也寄存在了博卡拉的酒店里。为了打发时光,我拿出笔记本写下了一首诗:
Mountains are the beginning and the end of all natural scenery.

Mountains are the beginning and the end of all natural scenery.

                                                                        Waiting for
                                                                  今天我来到了喜马拉雅
                                                                   纵然步履是如此艰难
                                                                  但这真是个可爱的客栈
                                                                            环抱大山
                                                                            屋舍俨然
                                                                  今天我留在了喜马拉雅
                                                                   就在这里和队友们暂别
                                                                    山雪阻挡了我的前行
                                                                        那就这样吧
                                                                      放弃何尝不是一种选择
                                                                   今天我呆在了喜马拉雅
                                                                  奢侈地享受了老天赏赐的休闲
                                                                             不再匆匆行脚
                                                                   不再承受海拔提升的挑战
                                                                        不再忍耐攀爬的苦痛
                                                                        今天我就在喜马拉雅
                                                                        听从内心的声音停下来
                                                                            就让山在远方巍峨
                                                                             就让我在心中膜拜
                                                                    就让我独自等待你们平安归来
当天晚上的喜马拉雅客栈,如同一个地球村,热闹而祥和。来自尼泊尔、泰国、马来西亚、美国、新西兰、中国的客人欢聚一堂。大家用英语交流,虽然不如母语那般自如,也许有时并没有精准地明白意思,但友好和善意却跨越了国界在彼此的心中流淌着。。。。。。
第二天一早,昨晚熙来攘往的朋友们纷纷背起行囊出发了。我逐一告别,逐一祝福,用目光追逐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直到大山阻挡住我的视线。我成为了喜马拉雅客栈唯一的一名客人。也许人生从来都是一段旅程连接又一段旅程,不断地有人同行,又不断地有人离开。欢聚的喜悦与离别的忧伤就这样在心中升腾、翻滚、寂灭。没有办法去改变,也没有办法去阻止,只能默默地去享受、接受抑或承受。唯有珍惜每一次的相聚,对每一位分别的朋友道声:“珍重”!前路漫漫,请君慢行!
Getting an inch of snow is like winning 10 cents in the lottery.

Getting an inch of snow is like winning 10 cents in the lottery.

直到中午近12点,终于等到了返回的山友队勇士们!我激动地拥抱他们,犹如见到了亲人!通过山友们的分享,我知道他们经历了雨雪冰雹的考验,承受了雪崩塌方的恐惧,体验了艰难跋涉的痛苦,最终享受了登顶成功的巨大喜悦与幸福!我由衷地为之感动!为之叹服!藉由山友们的描述,我仿佛也目睹了高山雪峰的雄伟瑰丽,壮观巍峨!
2017年3月9日,我们全体山友平安下撤,顺利返回博卡拉。在庆功晚宴上,大家共同举杯,为完成徒步壮举而欢欣雀跃!在此特别感谢老板Kisan和向导Vim,是他们一路照顾大家,引领大家完成了徒步线路;特别感谢四名背夫,他们是Rajan、Sumir、Bal Krishna Thapa以及Ram,没有他们的辛苦付出,我们绝不可能完成这趟徒步之旅。正是这些优秀的尼泊尔小伙子,用他们的质朴、阳光、热情、快乐陪伴我们度过了快乐的徒步时光,也教会我们以更快乐的心情去迎接明天的生活!
(五)恬静费瓦湖
idyllic Fewa Lake

idyllic Fewa Lake

早就耳闻费瓦湖的大名,所以我、白帆还有韦庆、董坚10号一早就迫不及待地来到了酒店附近的湖边。
晨曦中,费瓦湖依傍着山体,波澜不兴。这一段的湖面水域相对较窄,更凸显出一种温婉恬静的气质。岸边不知名的植物仿佛是被湖水所吸引,纷纷将枝条向着湖面方向伸展,奉献上精心开出的艳丽红花。不时地有水鸟从湖面翩然而过,惊鸿一瞥后难觅芳踪。靠近岸边有数十条色泽鲜艳的小船排排漂浮,无可无不可地等待着游客的莅临。遇到两名浣纱女正在湖边浣洗衣服,这让费瓦湖一下子变得亲切起来。
此时,天空中开始飘落雨丝,渐渐雨势增大。但这无损大家湖边慢行的兴致。“何妨吟啸且徐行”,比起眼前难得的美景这点儿雨又算得了什么?此刻,享受费瓦湖的美才是最最重要的。我们继续信步游荡,看雨雾在湖面升腾,赏雨中湖光山色的别样风情,将美丽的费瓦湖晨曦留在了记忆中。想想人这一生中,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谁也难免会经历几番风雨。面对风雨是避之犹恐不及,还是放平心态坦然接受?不同的选择会有不同的结果。我欣赏那种超然的洒脱,我也相信“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
Peace Stupa in Pokhara

Peace Stupa in Pokhara

当天原定的行程中是在博卡拉体验滑翔伞,但因为天气原因,不得不放弃了。这就是旅行,永远会留下遗憾。或者说,遗憾是旅行中必不可少的一个章节。可是又何妨?得与失永远都是相伴相生的。我们腾出时间去了世界和平塔。在那里,有幸欣赏到了无比奇幻的云海盛景。洁白的云雾在山间蒸腾、翻滚、飘移着,如同一笼轻纱,迷蒙了青山,迷蒙了视线,迷蒙了心田。。。。。。云海下的费瓦湖也更加迷离梦幻,我们在那里久久驻足,久久流连。。。。。。
(六)疯狂洒红节
Yeah! Crazy Holi!!!

Yeah! Crazy Holi!!!

洒红节时间是超日王历十二月的望日圆月时开始,尼泊尔人为了与印度有差异,将满月夜前的白天定为洒红节。洒红节的传说出自印度教最重要的两部史诗之一的“摩诃婆罗多”,歌颂的是三大主神之一保护神毗湿奴,是极其尊贵的宗教节日。色彩象征春天的来临,据说泼洒颜料是为了弥补种姓与阶级的鸿沟,意味着平等与复苏。
此次尼泊尔之行,能够参加世界上最缤纷欢乐的洒红节,无疑是令人特别期待的。12号一早,我们几名女士做了自以为严密的防护,小心翼翼地加入到了节日的洪流中。
Enjoy the festival of Holi with lot of fun.

Enjoy the festival of Holi with lot of fun.

Mount Face Nepal 团队陪伴我们徒步的小伙子们也来和大家一起狂欢。他们带来了由花粉研磨而成的各色粉末,这都是我们今天的“子弹”。不记得战争是从何时打响的,总之还没从酒店出发,大家的脸上、身上已经被抹得五彩斑斓。为了不在到达主战场—-杜巴广场之前“牺牲”,大家之间达成了临时停火协议,暂时偃旗息鼓,停止内战,一致对外!
想不到从宾馆到杜巴广场的小巷就已经危险异常了!除了要不时地与狭路相逢的“敌人”短兵相接,还要防备不断从高处抛下的水袋和瓢泼而下的桶水!身上的水粉画一经水的渲染,立刻变身水墨画,随着花粉丹青在脸上、身上氤氲,心里也绽放出花朵。。。。。。
终于到了杜巴广场!杜巴广场早已成为了欢乐的缤纷海洋!兴奋的人群拥挤着,跳跃着,嘴里喊着“Happy holi”,在广场中尽情地Happy!我也挤进人群中,成为欢乐海洋中的一朵浪花。。。。。。广场旁边的高处挤满了扛着长枪短炮拍照的各国摄影爱好者,真实记录下了这最缤纷的色彩和最热烈的狂欢!
Let the colors of Holi spread the message of peace and happiness.

Let the colors of Holi spread the message of peace and happiness.

正是“色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在山上如履平地的山友们,在平地上更是势不可挡!只见混战中,或单打独斗,或群起攻之,将各路各国豪杰们纷纷击溃,大获全胜!一帮女神混战过后悉数变身女鬼,但又如何?形象不重要,快乐最重要!杜巴广场的鸽群作为旁观者,见证了这精彩的一幕又一幕。。。。。。
经过一上午的狂欢,大家已然尽兴。费劲周折地将身上的色彩洗净后,真有点儿害怕再被“蹂躏”得五颜六色。许多山友都选择在宾馆躲避危险,考虑到加德满都遍布大街的精美雕塑还没顾上欣赏,何青、韦庆、白帆和我又勇敢地冲进了小巷。
路过一个小院,看到里面的建筑十分精美,经过许可我们登堂入室。果然没有失望,精美的木窗一下子就吸引住了眼球。也许是看出我们发自内心地喜爱,院内的一位老哥主动提出愿意带我们在小巷内浏览!这真是再好不过了!
接下来的三个多小时,这位在加德满都居住了四十年的老哥带着我们穿街走巷,让我们就在普通的民居住宅里得以欣赏到精美无比的砖雕、木雕以及尼泊尔颇具包容性的宗教文化。不记得进了多少个宅院,有些已经在地震中毁损严重,如今无人居住了,但跨过坍塌的瓦砾砖石,他指给我们看那些几百年前、甚至上千年前的老建筑、老雕塑。当我们由衷地惊叹、醉心地观赏时,这位老哥面带微笑地在一旁等待。想必他看到自己国家的历史、文化、建筑和宗教被欣赏,是无比开心的。而他的这份赤子情怀,亦深深地打动了我们。没有他的带领,我们绝对想象不到竟然就在寻常巷陌中隐藏着如此璀璨的艺术佳作!在其他国家早就进入了博物馆的艺术品,不过是尼泊尔百姓日常生活中的必需品!当艺术品不再高高在上,止于馆藏,才是艺术的最高境界吧?
Dipped in hues of love and trust has come the festival of Holi.

Dipped in hues of love and trust has come the festival of Holi.

文化、艺术无疆界,那一天的下午,四名来自中国的文化青年在一名当地老哥的带领下,真正体验到了加德满都的无穷魅力。
洒红节的疯狂不仅是色彩的狂欢,更是艺术的盛宴。
(七)露天博物馆——巴德岗
The sound of laughter is like the vaulted dome of a temple of happiness.

The sound of laughter is like the vaulted dome of a temple of happiness.

13号,是我们在尼泊尔的最后一天,也是集中游览享誉盛名的世界文化遗产地的日子。
首先我们来到了加德满都谷地三大城市之一,尼泊尔中世纪建筑和艺术的发源地——巴德岗。作为曾经的马拉王朝的国都,巴德岗在全盛时期拥有规模庞大的王宫以及恢弘的神庙建筑群,享有“露天博物馆”的美称。
当我们走进巴德岗杜巴广场,立刻被扑面而来的艺术气息所震撼了!历经几百年的风雨,那凝结着无数艺术家和工匠心血的建筑和雕塑依然是那么摄人心魄。红砖铺就的广场上,一座座独具特色的神殿、庙宇鳞次栉比,恢弘壮丽。待走上前去,则立刻又被精美繁复的细部雕刻所吸引!许多印度教的神灵或婀娜多姿,衣袂翩然;或双目圆睁,不怒而威;或手擎神兽,法力无边。。。。。。还有那精美的木窗,每一座都是罕见的艺术精品!这次来之前没来得及做功课,不甚明了各个雕像所代表的文化内涵,留下了些许遗憾。但仅仅从表面欣赏这些艺术品,也已经让人叹为观止了!难怪人们说:“即使尼泊尔不存在了,只要巴德岗还在,就值得飞越半个地球来看它!”
Feelings are your god. The soul is your temple.

Feelings are your god. The soul is your temple.

巴德岗第二大广场—-陶马迪广场则因拥有三座神庙而成为必游之地。三座神庙分别是尼亚塔波拉神庙、拜拉瓦纳特神庙及纳拉扬神庙。特别是尼亚塔波拉神庙,是尼泊尔最高的印度教神庙。神庙造型优美,高高耸立着,要攀爬上数十级台阶方可到达顶端。在每一平台的阶梯旁,分别矗立着一对威严的石质雕像,依照力气的大小由上往下排列着:希提拉克希米女神、神鹰、狮子、大象、大力士。据说每层雕像的神力比下一层雕像大10倍,而大力士的神力要比凡夫俗子大10倍!想想看,提拉克希米女神的神力该有多大!登上神庙,轻轻地抚摸着砖墙,瞬间就感受到了来自中世纪艺术与文化的温度。
随后我们来到了陶瓷广场。至今,陶瓷仍是这里的传统工业。广场地上摆满了各式陶瓷,不知是否在进行最终的晾晒?我们有幸看到了取土的一幕。只见一个男人踩在泥坑里,用专用的铲子从坑里熟练地一插,再抬起时,即取出了泥巴,传给一个女人,再经由第三个女人摔在路旁,整个过程熟练流畅。路旁已经堆积了许多泥巴,这正是制陶的原料。看上去这些泥巴属于胶泥,很有质感,也许正是这种当地的泥巴才特别适合制陶吧!
Prayer does not change God, but it changes him who prays.

Prayer does not change God, but it changes him who prays.

来之前看到攻略里介绍说巴德岗的酸奶格外好吃,吃完后还可将陶瓷小碗带走,这也是绝不可错过的项目呀!找到售卖酸奶的地方,一尝之下,果然名不虚传!浓稠的酸奶,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香醇,从嘴里直入心间!一碗岂够?三碗不过岗耶!
巴德岗的步履,再慢也嫌匆忙。。。。。。
(八)帕斯帕提那神庙
I just find myself happy with the simple things. Appreciating the blessings God gave me.

I just find myself happy with the simple things. Appreciating the blessings God gave me.

惜别巴德岗后,我们来到了帕斯帕提那神庙,它也是尼泊尔的世界文化遗产之一。帕斯帕提那神庙是尼泊尔最大的印度教神庙,始建于公元5世纪,供奉着湿婆神。1500年来作为印度教圣地之一,迎接着络绎不绝的印度教信徒。但是吸引着世界各地游客前来的原因,恐怕是因为这里可以看到独特的印度教火葬场面。
神庙外的巴格马蒂河畔有六座石造的火葬台,尼泊尔印度教徒死后按照种姓的高低使用不同等级的台子,在这里火葬,骨灰就撒在河里,随波而逝。巴格马蒂河是恒河的上游,印度教徒认为这样便可以使灵魂得到解脱。我们到达时,有的台子上正在焚烧着,有的大概是刚死去的印度教徒正在接受火葬前最后的告别仪式。隔着河岸,只见亲朋们围绕着尸体,平静地做着最后的祷告与祝福,没有恸哭,未见哀伤。也许这是宗教信仰的力量,让他们相信,人生只是一个驿站,死亡并不是永别,而是另一种重生。河对岸有不少静静观看的游客,如同是在剧院里观赏一幕戏剧。此岸与彼岸,仿佛是生与死的两端,虽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河对岸还有一排湿婆神的林迦神龛。湿婆是毁灭之神,印度教认为毁灭也寓意着重生,代表生殖能力的男性生殖器是创造力的象征,因此受到湿婆派教徒的崇拜。河的上游有供苦行僧居住的山洞。最是难忘一路上见到的那些苦行僧们,个个蓬头垢面,全身都涂满夸张的色彩,带着象征湿婆神的三叉戟,靠施舍或与游客照相得些小费聊以度日。听说他们要忍受许多常人难以忍受的苦痛,以此修行,期望更好的来世。有些曾是亿万富翁,一经醒悟,则放弃所有,潜心苦修,让人不禁唏嘘。但是我相信,别人也许永远无法真正懂得,人生究竟哪一个选择才是所谓正确的选择。
跨越过连接两岸的桥,如同跨越过了生与死的两重天,来到了帕斯帕提那神庙。神庙只允许印度教徒进入其中,因此我们只能在外面欣赏一下神庙的建筑。神庙主体建筑是一个四边对称、双重檐斜坡大屋顶的尼泊尔式塔庙,看上去高大典雅,气质雍容。周围还环绕有许多小型寺庙,与主体建筑形成“众星拱月”之势。 信仰可以不同,但敬畏之心却没有分别。怀着对生死的敬畏感,对宗教与文化的崇拜,我默默地观赏着,虽似蜻蜓点水,却也刻骨铭心。
(九)博达哈佛塔
Boudhanath Stupa (Temple).

Boudhanath Stupa (Temple).

离开帕斯帕提那神庙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博达哈大佛塔。
博达哈大佛塔是世界上最大的藏传佛教覆钵式佛塔,塔高38米,周长100米,具有1600多年的历史,坐落于加德满都河谷。三层八角形平台愈加显示出佛塔的大气磅礴。2015年大地震导致大佛塔主体建筑顶部开裂,副塔坍塌。如今佛塔已经基本修缮完毕。
我们被安排在一个角度绝佳的露台吃午饭,眼前即是曾经在电视里、明信片上见过多次的大佛塔,奢侈感不禁油然而生。蓝天白云下,佛塔肃穆而神圣,带有一种无言的力量,让人不忍将视线挪开。从塔顶悬垂下来的猎猎经幡在风中飞扬、鼓动着,向天际传递着人间的讯息。佛塔之上巨大的尼泊尔之眼,无论从哪个角度望过去,都在回望着你,那么悲悯,那么温暖,抚慰着每一颗接近它的心!我静静地凝望,静静地感怀,地震或许可以毁损地面上的建筑,但永远也不能摧毁心目中的信仰。。。。。。
饭后,得以近距离地走近佛塔。佛塔周围满布着虔诚的信众,其中不乏行五体投地大礼的虔诚佛教徒。我也加入了转塔的行列,把对亲人、朋友的祝福与祈愿写在心上,逐一拨动转经筒。。。。。。心是如此的平静,没有一丝波澜;又是如此的清朗,没有些许杂念!但我分明体会到了佛祖对世间万物的慈悲情怀,感悟到了对芸芸众生的平等关爱。
博达哈佛塔,一经相见,入眼入心。
(十)后记
2017年3月15日凌晨,我们十名山友安全返回北京,结束了尼泊尔之行。此次旅行算上往返,前后历时半个月,较之一般的旅行时间已经不算太短,可我的感觉却是匆匆、太匆匆!
回来几天了,对这个亚洲几乎最贫困的国家仍是难以忘怀。在它拥挤、混乱的表面下又别有一番宁静与秩序。神灵与庶民同在,古老与新鲜共生,落后的基础设施与和谐的人文环境并存,物质的相对匮乏伴随着老百姓超高的幸福指数。。。。。。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陷入了思考之中。
There’s nothing better than achieving your goals, and finally we got Certificate of Annapurna Base Camp Trek From Mount Face Nepal.

There’s nothing better than achieving your goals, and finally we got Certificate of Annapurna Base Camp Trek From Mount Face Nepal.

诚然,尼泊尔有太多让人难以忘却的理由。圣洁林立的众多雪山,璀璨无比的世界遗产,兼容并蓄的宗教文化。。。。。。凡此种种都让人沉醉、迷恋。但一个国家之所以让人发自内心喜爱,又绝不仅仅止于此。善良友好的人民才是一个国家真正充满魅力的所在。尼泊尔的人民,正是以其发自肺腑的纯真、善良打动着我们。
一路走来,每每被人们眼中洋溢的真诚笑容所打动。如果说襁褓中的婴儿拥有的无邪眼神不足为奇,那么经过了几十年风雨侵袭后,眼睛中依然保有的清澈则是无比珍贵的。与国人相遇时往往一脸漠然相比,尼泊尔人民的脸上充满的则是平和与满足,眼睛里传递的是关爱与友善。我不认为这是拜物质的匮乏与视野的局限所赐,宗教的力量与民族的特质也许才是深层次的原因。心中有所敬畏,有所为,有所不为,是每一位在物欲中沉浮的现代人所应该谨记的。尼泊尔人发自心底的幸福、快乐如同一面镜子,映射出我们的缺失,提醒我们生活原本应该如何去度过。
鲜花相信也是每一位到过尼泊尔的游客所不能忘记的。在露台上、院子里,到处都栽种着色彩艳丽的鲜花;在宾馆的门口,掉落地上的鲜花被收集起来,放在容器中美化环境;在寺庙里,更是满布着敬神敬佛的鲜花。。。。。。当我在早市上看到一位尼泊尔大妈认真地将鲜花用针线连缀起来,做成花环时,我的心里满是温暖与感动。一个爱花的人是热爱生活的,一个爱花的民族是充满希望的!再贫困的生活中只要拥有这份对生命的热爱,生活就不会难捱。如同泰戈尔的诗句:“生活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即便是深陷尘埃,也要在尘埃里盛开出美丽的花朵。。。。。。
旅行让我们从自己的生活中得以短暂抽离,以一名旁观者的身份来到别人的生活中感受,开阔视野的同时也在学习着包容。包容不同的习俗,包容不同的文化,包容不同的宗教。。。。。。然后以包容的心态回到自己的生活中来,包容不同的见解,包容不同的他人,也包容自己,从而最终达到与世界、他人和自己的和解。“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我们一次次地出走,一次次地回归,每一次都在成长与蜕变,接近更好的那个自己。也许,这就是旅行的意义。
再见,尼泊尔,期待再次相见!
Getting lost is just another way of saying ‘going exploring.

Getting lost is just another way of saying ‘going exploring.

(谨将此文献给同游的山友,他们是队长董凡、老葛、老胡、萍姐、董坚、何青、游子、韦庆、白帆。正是他们的一路陪伴,让此行笑声不断,精彩无限。期待再次同游!感谢山友清凉,促成了尼泊尔之行;感谢Kisan,为尼泊尔之行的圆满完成提供了全方位的保证。同时也感谢在家的山友,你们的祝福与鼓励是如此温暖,伴随着我们一路前行!)
The writer is from China ( Zhuli )

Comments

comments